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发言人 > 警务要闻

做群众的贴心人

记市“十大爱民模范”、路桥公安分局路桥派出所副所长王书增

发布时间:2011-04-19 浏览数:7972

做群众的贴心人

记市“十大爱民模范”、路桥公安分局路桥派出所副所长王书增

文/摄:谢环洲林 鸥  张剑辉

十二年来,他甘守平淡。在社区民警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岗位上,始终坚守心中的那份信念,凭着一颗滚烫的爱民之心,在平凡的岗位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先后获得“2007年度台州市公安局优秀社区民警”,“2008年度路桥分局十佳优秀民警”、全省政法系统“学枫桥、保平安、促发展”先进个人等多项荣誉称号。在他那张群众熟悉的笑脸上,写满了一份份“恪守职责、服务民众”的真挚。他就是路桥公安分局路桥派出所副所长王书增。

清官能断家务事  公平公正赢民心

  社区的事虽然大多是小事,但管起来却不轻松,日常琐碎,鸡毛蒜皮的事情管起来也需要耗费大量精力。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邻里纠纷,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王书增却能将事说通,将气理顺。

有一次,一家出租房的一楼店面广告牌做得太高,把二楼的窗户挡住了,二楼的住户要求拆掉,一楼却又不愿意拆,双方矛盾升级,很可能引发一场大的冲突。听到这个消息,王书增赶紧与村干部一起过去调解,人是坐下来了,可两个人的火气没消,夹在中间的王书增被情绪激动的双方溅了一脸的唾沫星子,但他始终坚持做双方的工作。经过实地查看后,确实是一楼的广告牌遮挡了二楼住户的采光,王书增要求一楼店面整改。

一楼店面的老板悻悻地离开了。第二天,他却托人来请王书增吃饭。王书增婉转地拒绝了,因为他知道,这个饭吃不得,“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一旦他去了,在之后的调解过程中难免会有所偏袒。一楼老板这方有人在背后说他:“不就是个小民警,给你脸都不要。”而王书增听到后却坦然一笑:“我吃不惯这种便饭,还是自家的饭吃得安心踏实。”

为了打消一楼店面老板的顾虑,让事情得到圆满解决,王书增几次找上门和他进行沟通协商,根据他是个生意人又有爱面子的心理,王书增劝他说:“招牌稍微改小一点,不会影响你的生意。如果你现在主动提出改小,反而会显得你高姿态。”然后因势利导劝他说:“做生意不就图个和气生财,楼上楼下闹得不开心,大家都没好处,又何必呢。”王书增一番诚恳的话,说得他心悦诚服,答应广告牌改小了,一场干戈化为玉帛。

2009年4月,王书增被任命为路桥派出所副所长。当上了副所长,王书增却从没忘记自己的本色,查访治安、调解纠纷、参加抓捕、提审嫌犯、审核材料,他都亲自上阵,一样不落。

他在警民联系卡中印上自己的电话号码和派出所的值班电话号码,分发给社区每一位群众。他的电话就是群众反映问题的热线电话,只要群众有事,随时随地都可以联系到他。

在负责下包村辖区工作时,有一天晚上十二点多了,王书增突然接到群众求助电话,说被堵在门外进不了房间,他立即带领队员赶到现场解决了问题。第二天晚上半夜时分,那人又打电话来求助,王书增二话不说,再次赶过去,不过这次他暗暗留心发现,门钥匙孔好像是被人故意用胶水堵死的,他直接向求助人了解情况,并向在场人员询问,得知这间房子的房东一直住在其他住处,但是有人看到他这两天半夜曾在这里出现,判断极有可能就是他做的。

还没来得及去调查清楚真相,第三天的半夜又出现同样的情况。一连三夜都在半夜被吵醒,王书增想到的不是自己三夜没睡一个安稳觉,而是敏锐地察觉到这个事情不解决好,不仅影响现场周边群众的休息,更会埋下很大的治安隐患。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一边想办法帮助打开房门,一边和房东取得了联系。经过了解,得知事情原来是房东和租房转租给其他房客的“二房东”之间矛盾引起的。原房东发现房子被转租后还能赚一笔,不乐意了,双方发生争吵后,原房东趁半夜无人注意,偷偷用胶水将门钥匙孔堵住,房客被堵得进不去、出不来,急得团团转。

为了消除双方的矛盾,把事情彻底解决好,王书增耐心地做双方的工作,并找来司法所工作人员就房屋二次转租有关的法律条款进行解释,在做通原房东的思想工作后,再和“二房东”进行协商。在王书增耐心细致地调解下,原房东收回房屋的出租权,“二房东”获得了损失的赔偿,双方都感到非常满意。

社区管理有窍门   关键在于细心处

管事容易,要管好却难。作为一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社区民警,“啃硬骨头”自然成了王书增责无旁贷的选择,哪里治安状况复杂,哪里流动人口聚集,哪里就是他的“责任田”。而细心认真的王书增却总能胜任,这与他善于总结工作中的“小窍门”分不开。

下包村位于路桥城郊结合部,廉价的出租房屋吸引大批外来务工人员聚居。村子中出租房屋分散零乱,基础设施落后,甚至连统一的门牌号码都没有。而在这些出租房的水表箱或者电表箱上,总能看到一些奇怪的数字。

其实,这些数字是社区民警编的“特殊门牌号”。2006年10月,王书增负责下包村的社区工作。根据下包村的实际情况,他就利用“土办法”,在该村实施了“定位”工作制。针对大量无法立即安装门牌号码的房屋,王书增想到每家每户都有水表箱、电表箱,就象是房屋的门牌一样,如果把号码编在上面,同样可以起到门牌号码的作用。于是王书增就和队员们一起挨家挨户调查走访,在水表箱、电表箱上面写上房东的姓名和临时门牌号码,同时还自行编制了下包村“地图”,在上面标明每幢房屋的“门牌号”和位置以及房东、承租人变动情况,使之一目了然。并坚持做好跟踪调查,及时变更租住信息,真正做到了“人户一致”。通过这些工作,该村的基础警务工作得到了明显提高。

2006年5月31日上午,上海闵行公安分局来人要求协助查找两名涉嫌在上海抢劫犯罪的负案在逃人员。由于王书增的基础工作扎实,人户一致工作到位,路桥派出所根据上海警方提供的姓名,很快找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落脚点,从而顺利将两人抓获。

2008年1月29日,路桥发生一起杀人案件,线索反映一名嫌疑人曾在下包村一出租房暂住过几天,但不知道是哪间房屋。这时,王书增的出租房“定位”工作又帮了大忙,专案组通过他的“地图”,很快查找到嫌疑人曾暂住过的房屋,并通过现承租人,得知了嫌疑人的下落,使案件迅速得以告破。

作为一名社区民警,无论工作多么繁忙,天气多么恶劣,王书增都坚持走家串户落实工作。有些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及时办理居住证,他就带着数码相机上门服务,既方便了外来务工人员,又有效地提高了流动人口的发证率及人户一致率。外来务工人员大多白天上班,中午或晚上才回家,他就主动放弃休息时间,选择中午、傍晚等时间下社区,挨家挨户走访。几年来,在王书增的认真管理下,他所驻的村居,出租房屋登记率达100%,外来人口登记率达95%以上,人户一致率达98%以上。如果不是平时从日常的小事管起,把小事做好了,就不可能在面对大案、要案时如此从容不迫,也就没有这么高的破案效率。

群众呼声记心上  心如针细破大案

在平时的工作中,这样的小窍门小方法还有很多,但是他说:“什么窍门都比不上认真仔细,什么方法都比不过警民一条心。”

赌博现象一直被老百姓深恶痛绝,不但影响了居民的正常作息,而且由赌博场头引发的聚众斗殴也给辖区治安带来诸多不稳定因素。对此,群众曾多次反映,经常有许多人聚众赌博,希望民警能介入调查,肃清陋习,还辖区清净。群众反映的情况,王书增一直放在心里。

2008年8月14日下午,王书增接到群众举报,在路桥一宾馆后面查获一起赌博案件,抓获9名参赌人员,缴获赌资1千余元。由于缴获的现场款很少,并且参赌人员交代的赌注都不大,当时,几乎所有办案民警都认为这只是一起很平常的赌博案件。

但是王书增留心观察,抓住审查过程中发现的一个小疑点坚持一查到底,没想到竟查出一个连环赌博大案。

王书增以参赌人员李某为突破口,成功牵出吴某、缪某等组织赌博活动的重要人员,并凭借着扎实的基础工作,将其顺利抓获。而从吴某口中又得知该团伙中还有另一主要成员名叫“阿郎”。

赌徒和赌徒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联系,但是王书增觉得如果不把这个赌博团伙一网打尽,就等于给治安隐患留了一颗种子,等于是没有解决群众反映的情况,他决定趁胜追击,揪出这个叫“阿郎”的人。

为了抓获“阿郎”,王书增费了不少心思。由于不知道其真实姓名,也没有照片,只知道其来自江西安福县,无法确认其真实身份。但其中一名与阿郎有过接触的赌徒反映“阿郎”刚刚结婚,曾在路桥一酒店办过婚宴。王书增立即带队到该酒店进行调查,希望能挖掘出更多有用的线索。然而,当他赶到现场后,发现“阿郎”非但在结婚请柬上用的是假名字,连开婚房用的都是其他人的身份证。

侦查工作陷入了僵局,王书增不死心,重新翻阅了案卷资料,逐条仔细梳理相关信息。“江西安福!”王书增突然回想起几个星期前处理的一起案件。一名来自江西安福的报案人称,在婚纱店拍照时,手机弄丢了,要求婚纱店赔偿未果,双方起了争端,但民警赶到现场后,报案人却急忙回避,不愿意到派出所去,最后还让其女友到派出所做了笔录。

“江西安福人、婚纱照、怕见警察……”把种种细节联系在一起后,王书增敏锐地预感到那个报案人很可能就是“阿郎”。经过和婚纱店联系后,调出婚纱照给吴某辨认后,不出所料,那个奇怪的报案人果然就是“阿郎”。

确认身份后,王书增带领专案组迅速展开侦查。由于“阿郎”反侦查意识很强,行踪非常诡秘。王书增就决定通过其女友的行踪来追查他的下落。经过近两个月的监控追踪,功夫不负有心人,王书增带领专案组成员终于在一家小旅馆将“阿郎”顺利抓获归案。

在这起赌博案件中,共抓获57名涉案人员,捣毁5个有组织赌博犯罪团伙,历经三个多月时间调查取证,共提取笔录200多万字,用掉笔录纸5000多张,形成案卷37卷,足足2米多高。该起系列赌博案件成功告破,群众一片叫好,他也因此被市局荣记个人三等功。

排忧解难不辞劳  警民亲如一家人

十二年奔波在社区基础警务工作岗位上,谁家住了什么人,谁家有什么困难,谁家闹了什么矛盾,都清晰地记录在王书增心中,他成了社区群众的贴心人。

下包村的小童是一名归正人员,重新走入社会的小童发现,用人单位都嫌他原来有污点,寻找工作处处碰壁。在一次不经意的聊天中,王书增从别人口中得知了这个情况,他马上找到了小童。小童的情绪很低落,觉得社会已经抛弃了他,不愿意说话,对未来丧失了信心,谈话间不时露出玩世不恭、愤世厌世的情绪。面对这个刚刚经过改造,重新走上社会的年轻人,若置之不理,可能会害了这孩子一辈子,使他又成为危害社会的一员。那段时间,王书增经常抽出时间和小童谈心,为了防止小童有逆反情绪,王书增变着法子鼓励他,甚至将他请到自己的家中一起吃饭,形同兄弟,帮他调整心态。看到曾经自己见了要怕的警察能够如此坦诚相待,小童渐渐地敞开心扉。在王书增面前,小童似乎变了一个人,从沉默寡言到推心置腹,稚嫩的脸上也能看到久违的笑容。但王书增知道,要让小童真正摆脱过去,融入社会,重新鼓起面对生活的勇气,仅仅靠这些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要帮他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让他能够自食其力,解决他的实际困难。为此,王书增找到一家民营企业,一开始,企业老板一口一个“王所长”叫得非常热情,但是,当他得知是为小童安排工作时,态度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露出为难的脸色,任凭王书增拍着胸脯用自己信誉做保证,老板就是不肯答应。之后,王书增又跑了多家用人单位,可是对方一听是“坐过牢的”,就连连摇头,把他推出门外。

想到小童那年轻稚嫩的脸庞和那充满期盼的眼神,王书增就觉得自己肩上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为了能让小童走上正常的生活轨道,他咬咬牙,继续在各用人单位之间奔波着。电话联系不管用,他就亲自上门去拜访;企业上班时间早,他就赶在上班前堵在门口;自己还要上班做工作,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赶过去,顶着正午炎炎烈日,他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各个企业之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通过多方联系,有一家公司被他的诚心所感动,愿意接纳小童。面对新生活,小童充满信心地说:“就冲着王警官,我也要好好工作,彻底告别过去的生活。”

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帮助群众排忧解难,在王书增眼里,群众的事都成了他份内的事。而在群众眼里,王书增成了他们的亲人。

在一次警民恳谈中,“人峰社区”有群众反映,有个弄堂没有路灯,给群众的生活造成很大的不便。这个看似与公安工作无关的话题,却被王书增悄悄地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也记在了心里。当晚恳谈一结束,王书增就到现场实地走访,发现弄堂不大,位置也不显眼,但来往的人却不少,由于没有路灯,确实很不方便。在了解现场情况后,他就跑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是各个部门都嫌麻烦,互相推来推去。跑的次数多了,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了,一位接待他的工作人员说:“老王啊,又不是你家门口的路灯,这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它做什么?”王书增笑笑回答:“大家有困难来找我,我怎么能不管呢!”

眼看着跑来跑去半个多月了,一点进展都没有,王书增寝食难安。经过几番奔波,他找来街道和社区干部一起商量后决定,由社区出面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在他和社区的共同努力下,经过几个部门相互协调配合,弄堂里终于亮起了路灯,群众出入方便了,王书增心里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故事在王书增十多年的工作中不胜枚举。

在同事们的眼里,王书增是个“老好人”,做事毫无怨言,份内的事完成之后,份外的事也不推脱。王书增自己觉得,群众工作事情不分份内份外,他理所当然地说,“村民信任才来找我,如果没办好,心里就老惦记着,不好受。”

处处留心皆学问,人情练达及文章。正如托尔斯泰所言:“一个人的价值不是以数量而是以他的深度来衡量的,成功者的共同特点就是能做一些小事情,能够抓住生活中的一些细节,王书增就是这样一个人。面对赞誉也好,困难也罢,王书增总是荣辱不惊,依然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他说:“社区工作就是我人生最大的舞台,群众满意,就是对我工作的最大的肯定。”

(2010年12月30日《台州公安》) 

   

相关新闻